设为首页   加入收藏   网站地图
主页 > 廉政文化 >
时间:2017-05-23  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  

梁立娜
 
         阳光慵懒地照着大地,碧柳荡起枝芽,鸟儿在枝丫间雀跃。此刻坐在车上的张全心潮澎湃。十余年寒窗苦读,五年基层锻炼,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,今天,是他新官上任的第一天。而地点,就是他的家乡—利民乡。真是扬眉吐气啊!一向仔细的他,今天也破例打个的赴任。
        车子缓慢的行驶着,张全的心却无法平静。
  “师傅,能不能快点啊?”
  “哎,快不起来啊,路上坑太多,太快了怕你坐不住啊!”司机无奈的叹息道。
  “不是去年刚修的吗?”张全疑惑道。
  “是啊,可是质量不好,重型车一过,路面就不平了,一下雨,路就翻浆了。”司机说着朝后视镜中扫了张全一眼,“真是你啊,这不是老同学嘛,刚才都没敢认。”
  张全往前挪了挪身子,“哦,是王峰啊,好久不见啊!”
  “是啊,当年你考上了大学,我没什么本事,买了车,干起了车租,混碗饭吃。对了,你现在在哪高就啊?”
  “哦,我前几年在外乡基层,感谢领导重用我,派我到咱们乡主持工作,今天报到。”张说的很平静,却难掩内心的欣喜。
  “哎呀,那可太好了!老同学,以后多照顾照顾啊!”
  “一定一定!”张全打起了官腔。
  “老同学,咱这路可该修修了。到县里才二十里地的路,要走三四十分钟。上个月,我妈冠心病发作,救护车不熟悉路况,快一个小时才到,好险!再晚,后果就不敢想象了。”
  “说的对,而且这路也该加宽了。”张全若有所思。
  不知不觉,到了利民乡,张全踌躇满志的开始了他的新工作。
  后来,张全有了专车,不知是司机技术好,还是路况有所改善,觉得坐车没那么颠簸了。于是,修路的事就被搁浅了。
  再后来,张全到县里工作了。每天忙着拉关系,搞应酬,不经常走这条路了。所以修路的事压根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倒是妻子时常抱怨:“老张啊,那条路可该修修了。每次回家看爸妈都得走很长时间,而且晃得我头晕。”
  “让司机绕道不就行了,这点小事也来烦我。”张全不耐烦地说。
  “喂,李总,你好你好,上次说的那事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”张全又忙起了他的“事业”。妻厌恶地瞪了一眼。
  “哎,老婆,李总答应了。这个项目成功,我们又赚了一笔。这叫钱生钱,好钢用在刀刃上。”张全挺着“将军肚”谈起了他的“哲学”。
  艳阳高照的一天,去往利民乡的路上集结了很多人,正往路上的坑洼处填土。这是为何?当然是聪明的张全想出来的办法。不为别的,只因为上级来了消息:市长要从这里经过。为保乌纱帽,只好施此权宜之计。
  填平后的道路的确平坦了许多,可过路的司机仍然咒骂着。因为,雨后,路变得更加颠簸,而且打滑,危险时时相伴。
  终于,去往利民乡的路口竖起了“道路施工,车辆绕行”的标牌。
  张全终于可以不再为修路的事而烦扰了,因为——他被撤职了。
  


相关新闻:
中共青冈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青冈县监察局
黑ICP备第03014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1012010003